快捷搜索:

朝云暮雨心来去

春节假期百无聊赖之余随手翻开了流潋紫的《后宫·甄嬛传》,不想竟一头扎了进去,再舍不得移开一寸目光。其实,电视剧是看过的,小说还是第一回读。电视剧中的人物刻画已很打动人心,缠绵在文字里的红男绿女们又是怎样悱恻动人呢?掩卷之后,徘徊在心间的是甄嬛反复弹奏的那曲《山之高》:山之高,月初小,月之小,何皎皎!我有所思在远道。一日不见兮,我心悄悄。

那些绝世的男子与女子,站在权利之巅,演绎的却是爱恨离别。黯然销魂者,唯别而已!宛宛与玄凌的死别,开出后宫一朵朵血色的罂粟。甄嬛、眉庄、陵容、燕宜、澜依、宜修,世兰,这些动人的女子,以绝世的风仪去博取帝王的宠爱,哪里又知道君恩如流水,恩情更比纸薄呢?我心悄悄,玄凌的至爱早已陨落在后宫的硝烟里,那些倒映在他双眸里似是而非的娉婷丽影,终究不是宛宛,斯人已去,深情已葬,哪里还能有真心呢?他的不由自主,他的寻寻觅觅,他的薄情寡恩,不也是源于一颗痴情的心吗?说到底,他也是个可怜人。

奈何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!若真无心,何必又要给那些明艳美好的女子以深情的假象?伤人一分,伤己九分,何必呢?当甄嬛看清这一切,她的决然成就了自己一生的挚爱。凌云之巅,长河之畔,两心缱绻,消融冰雪。汝心金石坚,我操冰雪洁。拟结百岁盟,忽成一朝别。从天而降的死别,促成了甄嬛的回宫。从此,宫墙内外形同陌路,彼此遥望而已。

那些相对无情,那些言笑晏晏,那些隐忍与漠然,化为柔肠,千回百转。朝云暮雨心来去,千里相思共明月。从此,伊人如梦,唯余噬骨相思。早知如此绊人心,何如当初不相识?甄嬛不愿,浣碧不愿,尤静娴不愿,沈眉庄不愿,安陵容不愿,玉姚不愿,宜修不愿,世兰不愿,玄清不愿,温实初不愿,玄凌不愿。人生愁恨何能免,销魂独我情何限!各人都有各人的痴罢了!

一院宫墙,困住了多少痴男怨女,埋葬了多少的痴心眷恋。锦衾绣榻,华服罗衣,珍馐佳肴,如何能将养一颗千疮百孔的心?忡忡忧心,其何以堪?多少爱而不得,多少爱恨两相难,多少咫尺天涯,多少同床异梦,溅起满地硝烟,噬尽红颜。

拼尽红颜傲骨,得了万千宠爱于一身,得了睥睨天下的权力,终究无法与一心人白头不分离。人生,总有如许多的无可奈何!爱别离,怨憎会,求不得。华丽的宫殿,无上的权威,锦衣玉食,都如火一般烤着破碎的心。谁又能看得见那血流如注呢?谁又能缝补遍体鳞伤的心呢?命运的手,翻云覆雨,再挣扎都是徒然。即便报了仇,雪了恨,终无法回复最初的清明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